首页  > 志愿者活动

每分钟为4名患者配药,2000人零误差!“方舱”药剂师怎么做到的?

发布日期:2020-02-24 来源:PSM志愿者
upfile


2月11日凌晨1点,结束了连续12个小时的工作,来自四川全国医学紧急救援队队员——四川省人民医院药剂科药师 苏玓从东西湖方舱医院回到驻地,一口气喝下500毫升的矿泉水,长舒一口气,感觉稍微缓过来一点。


苏玓已有近18个小时没有进食了。由于整个东西湖方舱医院只有10名药剂师,为了最大限度地节省防护器具资源。每两名药剂师要连续上班12小时,期间要为近2000名患者配备药品,而且必须保证百分之百准确,确保做到零误差。


2月10早上8点,苏玓吃过早餐。他的餐盘了装了两个馒头和两个鸡蛋,然后从摆放的白米粥旁边绕过去。“今天下午要进舱,尽量选择干的食物。” 苏玓告诉记者,这一顿早饭吃完,要一直等到第二天凌晨1点下班结束后才能进食。连续18个小时不吃不喝,对于苏玓这样的大个子也是严峻的考验。



“进舱要穿防护服,工作时长达12个小时。为了期间不上厕所,所以提前四五个小时就要禁食禁饮,下班回到驻地后消毒完成才能吃饭。” 苏玓说,为了节省防护物资,只能选择穿成人纸尿裤进舱,即使这样,上班的当天也不敢“敞开了肚皮吃”。


不到中午12点,苏玓提前更换好防护服,戴好护目镜和N95口罩。“早点到,好跟同事做交接,了解一下今天新进的药物。”除了治疗新冠肺炎的药物之外,还有一些治疗患者基础疾病的药物。药房里密密麻麻摆放着200多种药物,而且还不断地根据患者的病情需要增减。“我们要为所有药物在脑海里画好地图,一旦需要,迅速锁定位置。”苏玓坦言,记清楚200多种药品的摆放位置,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。


按照工作流程,医生会在当天上下午查完房后,通过医院的电脑系统下达医嘱,这时候,“用药申请”如同雪花一般“飞”往药房。两名药剂师需要迅速统计出ABC三个区域,一共2000名患者所需要的药物。每天上午10点半到12点、下午4点半到6点这两个时间段是药剂师最忙碌的时候。



苏玓在电脑系统里将每个区所需要的药品汇总,并打印出来。他和同事来自四川省人民医院药剂科药师 杨勇 一边对照医嘱,一边开始配药。完成部分药品配置后,两人交叉检查,以确保每一份药品与医嘱相符。不到2个小时,他已经完成了近500人的配药。苏玓喘了一口气,伸了伸懒腰。


杨勇(上)和苏玓(下)进出方舱后的对比图


记者看到,患者所需服用的药品最少2种,多的有五六种药。这样算下来,几乎每一分钟要为三到四名患者备好药。

“精神高度紧张,不敢丝毫马虎,每一种药都直接关系着患者的健康。”苏玓说,这也是每一名在一线工作的医务工作者的心理写照。“其实累是其次的,只要自己的技术和付出的努力能帮到患者,心里就觉得踏实了。”苏玓说。


方舱内 白衣皆英雄


只有进了方舱,才真切感受到忙碌的极致,穿着白衣的医护人员穿梭着,只有背后马克笔写下的名字标注出个人的身份。

就像一场正在进行的战斗,硝烟弥漫,指战员们全神贯注地投入着。作为“外人”来到这里,记者被氛围感染得大气不敢喘一口。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,是医护人员面对患者时的耐心,以及透过护目镜的雾气传递出的温暖目光。

在这里,白衣皆英雄。


药房内,同样是一方激战正酣的战壕。


苏玓和他同事杨勇的配药速度可用“惊人”二字形容。200多种药品的摆放,2000名患者的用药,每一名患者的药物有2至6种。一串串数字的背后,是药剂师们业务能力的体现。“我们进入药房之后,就会迅速做一个规划图。常用的、大剂量药物会放在比较醒目的位置;特殊用药、不常用药,会标注专门的记号摆放。总之,看到医嘱上的药品就能够不假思索地反应出药品摆放的位置。” 苏玓说,虽然没有直接面对患者,但是药剂师也是保护患者的一道防线。


来源:四川在线(记者李寰 摄影杨树)



意见
反馈
返回
顶部

关于PSM | 联络我们 | 加入PSM志愿者 | 美国PSM | 印度PSM | 问题反馈

免责声明 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》编号:京ICP备05067604号—2
京公网安备11010802009573号

技术支持:深圳瑞麦科技有限公司